韩国曾有慰安妇因有伤风化法被治罪

2016-05-11 16:51

韩国曾有慰安妇因有伤风化法被治罪


  4月6日,韩国首尔,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二战期间被强征到日本的韩国劳工受害者家属们在慰安妇少女铜像前召开新闻发布会。

  近日,慰安妇题材电影《鬼乡》风靡中韩,这部电影由7.5万韩国人自发捐款拍摄,从2002年初步构想到最终上映整整用时14年。

  这14年也见证了韩国社会重新审视慰安妇问题的蜕变历程,在民间力量的推动下,韩国人对慰安妇问题从漠视走向重视,并逐渐超越仇恨,将为慰安妇追讨赔偿拓展至维护所有战争受害女性的权益。

  近日,新京报记者前往韩国首尔专访《鬼乡》导演赵正莱以及慰安妇少女铜像发起组织负责人金东姬,探索韩国慰安妇维权历程。

  14年拍摄鬼乡 7.5万韩国人捐款支持

  相比江南区,首尔麻浦区城山洞是一个安静的社区,房屋租金相对便宜。创造韩国电影奇迹的JO娱乐工作室,就在这个社区一栋不起眼老楼的地下室里。

  记者前往采访当天,工作室内摆满为酬谢捐款民众准备的礼品。《鬼乡》没有商业投资方,是由七万五千多名民众自发捐款12亿韩元拍摄。

  为画作“被焚烧的少女”所震撼

  赵正莱导演的履历上并没有太多影片,因为过去14年他将全部心血都倾注给了《鬼乡》。2002年是一个改变赵正莱一生的年份,那时的他还是一个做音乐义工的小伙,和很多韩国人一样,不是很了解慰安妇问题。

  一次偶然机会,赵正莱来到位于京畿道的“慰安妇”受害者养老院,在那里看到了一幅画。画中少女们被烈焰焚烧,慰安所被黑色浓烟笼罩,周围是持枪的日本军人,这幅画的背景是“慰安妇”姜日出老人的真实经历。

  “姜女士曾在中国牡丹江慰安所被日军凌虐,她画的那幅慰安妇少女被烧死的画作震撼到了我。这些少女毫无理由地被日本人杀害,我感触很深,随着了解逐渐深入,受到的冲击也越来越大,所有这一切成为我拍摄这部电影的动力。”赵正莱说。

  日本演员自费买机票赴韩参与拍摄

  就这样,赵正莱和他的团队开始了14年的拍摄马拉松,漫长的等待中很多慰安妇不幸去世。2002年起,他们开始写剧本、拍摄、找投资人等,但都因为不够商业,没大众性或题材敏感接连被投资公司婉拒。

  当所有筹资消息石沉大海后,赵正莱和团队决定尝试借助众筹手段。他回忆说,“一开始没几个人捐钱,但我们的志愿者们很热心,他们通过向熟人传播,一传十,十传百,逐步扩散,后来不知道是谁将这个信息放到网上,我们逐渐开始收到捐款,虽然很多是小面额。后来,《韩民族报》报道这件事情后,我们建立正式网上捐款渠道,我当时设定1000万韩元为目标,但一天就达到3000万韩元。”

  除了得到热心民众的支持外,参与的演员也给予赵正莱很大支持。“演员报酬并不高,但他们都愿意为影片贡献力量,演员们拍摄这部电影不是为了赚钱。影片中还有几个日本演员,由于影片资金不够,他们甚至自费买机票来韩国拍摄电影。”赵正莱说。

  众筹建博物馆 让慰安妇不再“被遗忘”

  《鬼乡》之所以能得到从普通韩国民众到演艺明星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韩国社会对慰安妇问题高度重视,这离不开民间团体对这一议题的不懈推动。

  曾有韩国慰安妇因有伤风化法被治罪

  距离赵正莱工作室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名叫“战争与女性人权”的博物馆,博物馆最初是慰安妇捐款发起倡议,后来市民们也主动捐献资金,博物馆内天井墙壁记载着捐献者的名字。

  “人们一开始对建博物馆并不热心,他们知道慰安妇的故事,但不关心。”管理该博物馆的韩国著名慰安妇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负责人金东姬说。

  博物馆墙壁上写着这样一句话: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慰安妇并未得到解放。二战结束后不久,朝鲜战争爆发,动荡的局势使慰安妇成为被历史遗忘的悲剧女性。她们不仅没有得到日方道歉和赔偿,当时的韩国政府也没有公正对待她们,甚至有些人还因所谓有伤风化法被治罪,传统观念的制约下家人也不让她们讲出这段历史。

  日本使馆前集会逾千次 改变民众态度

  伴随韩国社会的发展,慰安妇议题逐渐浮出水面。金东姬表示,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慰安妇问题被提出来,民间开始有了最初的应对慰安妇问题团体,但那时还没有慰安妇站出来,直到1991年受害者金学顺第一个站出来。

  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就是在那时应运而生,并发起了在日本大使馆门前定期集会。从1992年1月28日到2016年4月27日,“周三集会”已经进行了1228次抗议。

  2011年12月14日,在第1000次“周三集会”时,他们在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竖立一尊韩国慰安妇少女铜像,名日“和平碑”。日本政府一直试图移走这座铜像,但今年4月28日韩国政府再次重申不会移走少女铜像。

  “周三集会”改变了韩国人对慰安妇的观点,金东姬说,最开始组织集会时会遭到警察驱逐,甚至有人指责慰安妇将这么丢脸的事情讲出来。一些原本站出来的慰安妇被这种观念伤害而退缩,但随着协会不断宣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集会,并认为慰安妇应得到尊重。

  正是在民间组织推动下,1993年,韩国政府开始给幸存的慰安妇补贴和医疗福利。2011年12月,时任总统李明博首次展现强硬态度就慰安妇问题与日本首相展开激辩。2015年,韩日两国就慰安妇议题达成一定协议。

  帮助慰安妇 不为反日为和平

  慰安妇少女铜像和电影《鬼乡》折射出韩国社会对慰安妇议题从漠视到重视的蜕变。在这一过程中,这些推动者并未狭隘地认为维护慰安妇权益就是煽动反日情绪。相反,在他们看来,让民众了解慰安妇的历史真相不是为了制造新的仇恨。

  赵正莱导演坦言,如果电影《鬼乡》的出发点就是反日,那么就会仅此而已,而且只是反日会激发新的仇恨和战争,“这不是我想要的,因此我觉得更应该是一部反战争的电影,我们想通过这部电影传达和平的理念,让观众看到这部影片后认识到和平可贵,再也不要有战争。我听说过中国的抗日神剧,但如果一直盲目制作反日电影,那么达不到实现和平的愿望。”

  金东姬女士也秉持相同观点,面对一些韩国人和日本人指责他们煽动反日情绪。她坦言自己致力于帮助在战争中受害的女性,而不是反日。金东姬和其团队不仅帮助韩国慰安妇维权,同样深刻反思韩国士兵在越战中凌虐越南女性的历史,通过举办展览让韩国民众了解这段不光彩的往事。

  金东姬表示,承认自己的国家也曾是加害者,才能更好地解决韩国慰安妇问题。慰安妇成立的蝴蝶基金也会帮助这些不幸的越南女性。

  “黄蝴蝶”是祈祷慰安妇受害者摆脱痛苦、自由飞翔的象征,博物馆墙外贴满黄蝴蝶状纸片,上面写着人们的祝福与鼓励。对于金东姬及其团队的努力,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侯赛因曾在蝴蝶留言卡上写道,“诸位为苦难者付出的勇气和行动鼓舞了所有人。”
相关阅读